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【风流小皇帝】(02) 作者:青楼小七
【风流小皇帝】(02) 作者:青楼小七
字数:8783


                第二章

  到了赵府,龙启亲自在病榻前探望赵相公,还亲手为他煎药,眼看着他服下,然后又赐下绫罗百匹,黄金千两,百年老参十支,上等鹿茸五十根,以备赵相公痊愈后补身所需。

  赵廉卿在病榻上感激涕零,强撑病体向龙启谢恩,发誓必殚精竭虑,扶保圣上,龙启自然马上扶起,君臣和睦,不久就被赵家家人传扬开来,成为一段佳话。
  龙启还特意给了个恩典,在赵家用了晚膳,这让赵家上下都倍感光荣,回到宫中,已经是戌时,天色已晚,龙启不由得开始期待今天送来的女奴是怎么个模样。

  皇家的规矩,储君受冠前,虽然不能册封妃子,但是自古帝王家就难有子女,龙启的父皇在位六十年,即使晚年也不曾断绝女色,可一生膝下都只有龙启和月涵灵涵姐妹俩,可见帝王一脉繁衍子嗣有多困难,所以为了尽可能地延绵子嗣,在皇宫东南角特建了一座春星宫。

  春星宫每隔一段时间,就会从民间百姓中挑选寻觅一些姿色上佳或者坯子好的幼女,她们都是被父母遗弃,或者家乡遭荒年被父母典当贩卖,又或是被人拐走无家可归,总之是些难以活命的苦命女孩儿,春星宫便会收留她们,从小教养着,等到长成女子可供临幸后,便用玉石阳具为她们破瓜,然后调教三月,就开始每日送两名女子入宫,服侍还未受冠的储君,她们身份低贱,为了让她们甘于服从,一律称之为女奴。若是有朝一日她们其中有人怀上龙种,则可飞上枝头,进宫接受册封,摆脱女奴身份,如果始终不曾怀孕,二十五岁之后,则发给一笔不菲的银子和良家女子的身份,愿意服从内务府调派而嫁人的,春星宫可再陪送嫁妆,不愿意的也无妨,拿了银子和官籍远走就是了,只是不能泄露宫里的一切,否则处以剐刑。

  龙启在寝宫内,被几个侍女服侍着脱下繁重的龙袍,一身明黄夹衫,拿过一本《资治通鉴》,一边看一边等着春星宫的女奴送来寝宫。

  他已经做了几个月的储君,但是他得守祖制,受冠前夜间不可出寝宫,这是为了他的安全着想,但长夜漫漫,又不能找两个妹妹一起共度春宵,她们自己夜间也不能出自己的寝宫。龙启也不能出去找宫女,金龙殿是不准她们过夜的,自己寝宫的侍女他是不能动的,不然自己的宫人会失了章法,而且如果侍寝也就难以在其他方面尽心服饰周到了,还好每晚都有春星宫送来的女奴,陪他欢度长夜。
  自他当储君的第一天起,每天晚上,春星宫都会送来两个不同韵味的佳丽女奴,有一回甚至送来两个十四岁的小丫头,粉嫩得快要滴出水来,清纯的模样,配上妖冶魅惑的床上功夫,令他仿如置身梦中。有一回却是两个二十三岁的丰满女人,那两个浪蹄子真是龙启平生未见的骚浪,两束纤腰几乎要把龙启榨个干净,那晚一共让龙启泄了七次,而且两人像姐姐对弟弟一般无微不至的温柔疼爱,让龙启倍感舒心。

  总而言之,春星宫送来的每一个女奴都让他觉得销魂蚀骨,她们会的招数,是那些个宫女和两个纯真无邪的妹妹所不能比的,而她们教会他的手段,也让他调弄两个妹妹和无数宫女时受用无穷,让他渐渐佩服起春星宫的调教之能真是独步天下。

  不多时,宫外响起马车驱驰声,片刻后,两个衣着暴露的美人儿就亭亭款款地走进了寝宫,跪拜请安。

  龙启看了看,姿色都是不俗,明眸皓齿,粉雕玉琢,这两人的体态都极为丰腴,胸前饱满,臀部挺翘,但腰腹却纤瘦可握,她们的衣着更是惹眼火辣,几片薄纱间露出大片大片的脖颈、大腿和玉乳,双腿间的纱衣尤为薄,稀疏的芳草都依稀可见,真正是诱人至极。

  龙启笑了笑,吩咐她们伺候自己沐浴,两个女奴媚笑着应诺。

  片刻后,金龙殿后的金龙池里。

  水汽氤氲,池水上飘着五色花瓣,取自崂山顶峰的上等矿泉能让人泡得心旷神怡,还能强精壮骨,消疲解乏。而在水池边缘,朦胧的水汽中,两具妖狐般的淫媚胴体正无所不用其极地讨好着龙启。

  「你们俩叫什么名字?」每次龙启都喜欢问一下这些女奴的名字,虽然转眼就会忘,而且女奴每天都不重样的,要等不知道多久才会再见一次,但他就是爱问,好在床上喊着她们的名字,兴致更高。

  「奴婢叫红雁。」那女奴一边温柔地用自己的一对豪乳上下磨蹭着龙启的胸口,一边娇声道,她在摩弄的同时,还不时地用自己逐渐挺立的乳头去和龙启的乳头亲热,让龙启不禁呻吟出声。

  「奴婢叫清娥。」另一位女奴则是用自己同样傲人的双乳按摩着龙启的后背,她则更为销魂,下蹲时,一边用双乳揉刮龙启,一边用口舌吸吮着龙启背上的每一寸肌肤,起身时,再吸吮一个来回,然后「啵」地一声嘬开双唇,像是狠狠地亲上一口,让龙启爽个激灵。

  在这两个淫奴的侍奉下,龙启的阳具英气蓬勃,红雁柔滑的小腹时时挤压着它,让阳具更加充血,通体紫红。两个女奴互相会意,使了个眼色,清娥走上前来,两女一齐蹲下,托起自己的玉乳,调皮地互撞,将龙启的肉棒包裹其中。
  龙启只见四团粉肉相抵,四只樱桃揉成一团,自己的阳具被四团媚肉紧紧地夹在中间,两女粉颈前倾,一起亲了大龟头一口,还故意戏谑地嘬得一声响,然后开始托着双乳上下刮磨阳具,同时十分默契地一齐用双唇含着着肉棒的一边吸吮,让肉棒被四片樱唇上下夹吸,下体双重的美妙触感让龙启仰靠池边,闭目忘情享乐。

  伺候了快有一炷香的时间,龙启感觉难守精关,肉棒开始有所颤抖,两女敏锐地发现龙启即将泄身,连忙加大手上嘴上的力度,红雁费力地将半根肉棒含入口中,让龟头直刺咽喉,十分卖力地吞吐起来。清娥则往下寻去,一口咬住了龙启的左边的春袋,轻轻含住在口中吸舔,同时捏住右边的春袋,温柔巧妙地按摩着,不一会儿,龙启就把持不住了,从马眼口射出滚滚浓精,两女一见,欢喜地笑叫着,任由大股白浆喷洒在自己的秀发、素面、粉颈、玉乳上,很快,两个玉人儿浑身都洒满了精液,胴体上布满了淫靡的光泽。

  龙启畅快地泄了一番,两女却片刻未停,开始淫媚地舔吸干净阳具上的余精,然后竟开始互相吸食对方身上的点点白浆,津津有味的样子让龙启刚刚宣泄完的欲火又骤然升起,抱起红雁,按在水池边上,从她身后一边揉捏着两瓣肥臀,一边将肉棒扑哧一声送进肉穴深处。

  红雁欢喜地浪叫一声,开始款扭柳腰,迎合龙启的抽插,她们这些女奴的蜜穴因为调教多时的缘故,并不如灵涵月涵那般闺阁少女的蜜穴紧窄,但却胜在夹吸用力巧妙,能完美地配合龙启的动作运用蜜穴中的小肉,让阳具倍加舒适,而且她们承欢时的风韵和骚浪劲,是普通女子所不能比的。

  龙启恶作剧似的左摇右摆地肏弄着红雁粉嫩的蜜穴,弄得红雁浪叫连连,而清娥也没闲着,她从背后紧紧抱住龙启,还如之前一般,用自己的口舌和双乳让龙启一边交欢,一边享受背后绝妙的触感……约莫半个时辰的时间,龙启只在红雁身子里泄了一发,在清娥身子里还没活动开,就觉得皮都泡胀了,两女连忙服侍龙启擦身更衣,龙启抱着清娥,上了龙榻之后继续刚才的鏖战,这回换成红雁在背后用身子服侍龙启……次日,龙启悠悠苏醒,身边还是空无一人,只留几缕秀发一丝残香,女奴既不用伺候龙启早起,也没资格和龙启共用早膳,所以一般在龙启醒来之前就乘马车回春星宫去了。

  龙启起身,靠坐在床边,脑海中还不时浮现出昨晚两个美人的妩媚淫浪,昨晚在她俩体内分别又泄了一次后,侍女不合时宜地提醒时辰太晚,龙启只好无奈地搂着两女入睡了,这也是储君的无奈,等他正式受冠后,就没这么多管束了,他忍不住回想,昨晚两个美人玉户中满溢流出的浓精,不知会不会让她们给自己生下一儿半女呢?

  「陛下,今日是朔日,您该往御曦台去了。」一个侍女跪伏提醒道。

  龙启清醒了些,起身让侍女服侍更衣,都没梳洗就出门直往御曦台去,反正待会儿就会弄脏,不如完事再洗。

  到御曦台时,日头方起,一束温煦的阳光正照在御曦台中央,龙启屏退左右,上了台中端坐,开始运起口诀,运行周天。

  皇家自从开国时起,就代代单传一本名为《九阳方》的奇书,里面是一整套采阴补阳温养命体的功法,皇室中也只有皇帝和既定的储君有资格得到传授习练,此法需要每月朔日清晨即起,在皇宫阳气汇集且阳光四时得照的御曦台上打坐,然后按照功法中的心法口诀运行周天,吸纳阳气以及太阳精华才能有进境。功法分九层,随着逐层精进,不但可以强壮筋骨,充盈精力,延年益寿,深厚内力,还能让男根随之增长增粗,交合时精关更加稳固,练到第五层以上,就可以随心所欲,久战不泄,同时百病不侵,百邪不入,效用非凡。

  尤其是其中的采阴一篇,原本只能通过吸纳阳气和太阳精华才能进展的功法,却可以通过与女子交合,在她们泄身之时从中吸取元阴而增进功力。

  龙启虽然还只练到第一层,可是采阴之法也已经学会,当初刚学成时就兴奋难耐,马上找个宫女试试手,他把宫女干得狂泄不止时,连忙运起采阴之法吸纳元阴,却发现难以控制,吸得完全停不下来,后来虽然功力大进,可是那名宫女也虚脱得几天走不动路,吓得他立刻断了采阴的念头,从此再不运用,不然要是和两位妹妹交欢时也不小心用了此法,那就追悔莫及了。

  运行周天的过程枯燥乏味,但是功力增进的好处让龙启受用不尽,他小小年纪,能和两个妹妹还有那么多的宫女尽情欢乐,还能和那些吸人骨髓的妖孽女奴们战个痛快,都是这《九阳方》让他身强体壮,龙精虎猛,所以虽然枯燥,他还是拼命耐着性子习练着。

  龙启感觉到体外的阳光正化成一缕缕的暖流渗进体内,慢慢涌进丹田处,自己的小腹已经有些发烫,里面的暖流在不断旋转,然后随着自己的意念在全身运转周天。

  随着黄昏的最后一缕阳光消散,龙启仿佛大梦初醒,疲倦地笑了笑,今天的练功也让功法又精进了一些,总算没白受苦,此时他全身已被汗水湿透,还有一层灰白的浆层包裹在他体表,和衣服黏在一起十分不适,这些都是他运功时体内排出的先天污秽杂质,等到这些杂质排尽,他也就练到《九阳方》第二层了。
  龙启浑身难受,飞也似地跑回寝宫,众侍女早已准备好一切,迅速为他借衣,龙启脱光后直接跑去金龙池,也不用什么侍女服侍了,自己急不可耐地在水里搓洗着身上的污秽。

  因为全身都是灰白黏浆,龙启后来还是叫了两个侍女帮他一起搓洗身子,虽然那两个侍女十分懂事地脱得赤条条的,只裹着一条白丝巾,秀发长披,酥胸半露地帮龙启洗身子,而且龙启因为吸纳了大量的阳气,此时阳具正无比凶恶地怒勃着,可龙启此时没什么心思宣泄,因为他此时又渴又饿。

  练习一整天的《九阳方》之后,他会陷入极度的饥饿状态,所以一洗完澡,就匆匆忙忙地来到寝宫正殿,整块和田玉雕成的长桌上已经摆满了山珍海味,龙启一口气就吃了一整只烤全羊和十多只燕血乳鸽再加半只八宝鸭,然后稍事歇息,喝了两瓶御酿的葡萄酒,接着风卷残云,把桌上的食物吃了个干净,才总算填足了自己不满良久的口腹。

  正所谓饱暖思淫欲,龙启看了看自己始终精神饱满的阳具,不由得苦笑,正好这时春星宫送来了今天的两名女奴,龙启抬眼一看,瞬间目露「精」光,只见那两位美人极为妖娆地一步三扭腰,亭亭款款走进殿来,向自己跪拜请安。
  这两名女奴姿色固然上乘,可最吸人眼球的还是她们的丰臀,她们的臀部惊人地丰满圆润,远超龙启尝过的其她女人,这让她们走起路来只消稍微一扭腰,就足以动人心魄。连龙启都要先让她们在殿中走上三圈,尽情欣赏她们腰臀扭摆的勾人风味,再一齐搂住,上了龙榻,让她们像两条母狗似的趴伏着,好让龙启一边玩赏她们雪白丰满的圆臀,一边享受征伐。

  约莫快活到亥时,龙启还在龙榻上一刻也不愿停地撞击着两条母狗的雪臀,因为她们臀部惊人的弹力带给龙启小腹的暗爽,龙启每次都刻意用力用小腹撞揉她们的丰臀,结果干了这一两个时辰,她俩原本粉白的屁股都被撞得一片通红,还有不少醒目的手印,因为龙启实在是忍不住去抓捏这淫靡可爱的两团肉。
  「陛下…主人…碧黛…碧黛受不住了…主子的…好大…好厉害……唔…恩恩…要丢了…主子…碧黛…要丢给主子了……啊啊啊啊……」随着碧黛愉悦至极的浪叫声,她的蜜穴颤抖着溢出汩汩春水,龙启正左右开弓,同时扇打着两条母狗的肥臀,把两条母狗打得嗷嗷浪叫,粉面上布满淫靡的欢情,阳具在碧黛骤然夹紧的肉穴中左突右闯,龟头又被碧黛的春水给烫得酥麻难当,终于把持不住,把大股炽热的精汁凶猛地注进碧黛的花心深处,激得碧黛越发不知廉耻地欢快浪叫着。

  龙启抽出依旧坚挺的阳具,把玩着碧黛的玉股,她此时正无力地瘫软在床上,享受高潮后的余韵,龙启看着那两瓣雪臀间,泥泞不堪通红泛滥的玉户正缓缓流出他们两人淫汁的混合液,实在赏心悦目,而玉户上方,那小小的菊穴却有些褐沉,远不如妹妹她们的菊穴粉嫩可爱,龙启只会对两个妹妹全心疼爱,愿意舔舐玩弄她们胴体的每一寸肌肤,其她女人则没这个兴致,所以碧黛的菊花穴他碰都没碰。

  就在龙启准备转移阵地干另一条母狗时,突然寝宫外传来侍卫的呼喝声:「有贼人闯宫!快随我上养心殿抓贼啊!」

  龙启一听,顿时两眼放光,他练了这么久的《九阳方》,内力已经有寻常人十年之功,随手即可击碎御花园中五尺见方的湖石,但身处深宫,一直无处施展,此时听见有贼人闯宫,按捺不住地想要大展拳脚。

  于是他强行运功收敛阳气,让阳具软下来,然后穿上宫中行走的便衣,不顾宫人侍女的阻挡,强行往侍卫集结的方向跑去。

  龙启行走如风,到了养心殿时,就看见十几个御前侍卫在围堵一个背着包袱的蒙面黑衣人,龙启定睛一看,那黑衣人竟然身材婀娜窈窕,胸前丰隆明显,竟是个女贼?

  只见那女贼纵身跃上养心殿顶,让龙启不由惊叹,以自己的功力,还得全力提气才能将将跳上这数丈高的养心殿,可这女贼看起来十分轻松便做到了,这轻功倒真是不一般,难怪能翻越这深宫高墙。

  一众侍卫不会轻功上不去,忙去搬梯子,龙启一看时机正好,冲上前去,也一跃上了养心殿,和那女贼在殿上对峙。

  御前侍卫都惊呆了,陛下身怀武功他们都知道,只是这三更半夜,他们这么多侍卫也抓不住一个小贼,却让陛下一个人上去和小贼周旋,让他们更加急火攻心,有的忙不迭地去找梯子,有的开始手脚并用准备爬上殿顶,还有的在那儿急切地呼喊让龙启保重龙体速速下殿。

  龙启看着对面十余步外的女贼,那一身夜行衣和那一袭乌黑长发浑然一体,但面纱上露出的半边脸却是素白如月,一双星眸秋水生情,夜行衣的紧束让她前凸后翘的身材越发突显出来,这身装束竟让龙启觉得比那些露出大片雪肤的亵衣,或若隐若现的轻纱衣更加诱人遐想,让龙启忍不住地想要慢慢欣赏一番。

  「你看够了没?要是不想挨打,趁早给本姑娘让路,虽然你轻功也不错,不过想拦住我还是痴人说梦!」那女贼率先开口。

  龙启正幻想着面纱下是怎样一张脸,却被这清脆英气的女声惊醒,笑道:「那可不一定,说,你为什么来皇宫偷窃?」

  女贼轻蔑道:「哼,我听说这是京城里最富有的地方,就来借点钱花花,不和你废话了,本姑娘忙着呢。」说着就准备腾身而走,想要跃往另一处宫殿,从而翻越宫墙逃走。

  龙启一个箭步带起风声,瞬间欺近她的身前,将她牢牢按住,夺下包袱,却将包袱全都抖开,只见里面只是些金银酒器,龙启心想,看来这还是个生手,大贼岂会只偷些金银不偷珍宝?

  女贼反应过来,见自己辛苦所得全都洒在殿顶,顿时气急败坏,反手就朝龙启的面门打去,龙启顺势抓住她的粉拳,入手关节处虽然因为练武有些粗茧,但摸着还算柔滑,龙启忍不住摩挲了两下,那女贼还不明白龙启在干嘛,只是更加恼怒地要再挥拳相向,龙启握住她的胳膊挡住这一拳,同时将她反身制住,她内力不如龙启,完全挣扎不开,龙启又一手抖过包袱皮,飞快地将她两手绑住,紧紧箍在怀中,尽管她全身拼命地扭动挣扎,但还是无济于事,反而让龙启有些兴奋,他也算搂抱过不少女人了,每一个都是那么顺从温驯甚至主动挑逗,从没有一个像她这样挣扎想要逃脱,像只踩中陷阱的野兔一样,这女贼越是想要挣脱龙启的怀抱,龙启就越想紧紧抱住她一刻不撒手,甚至有一瞬,还想在这月黑风高的养心殿顶上,霸王硬上弓一番,下面一群的侍卫看着,不知是怎样一种体会……不过稍一转念,龙启就清醒过来,抱着女贼腾身下殿,众侍卫立刻诚惶诚恐地围了上来,其中三个将那女贼牢牢擒住,几把尖刀已经架在她的颈上,其余的人都跪地口称有罪,请龙启降罪责罚。

  龙启此时的心思全在这女贼身上,便说了声平身,表示不追究过失,只是让他们以后仔细巡视皇城,不得怠慢,众侍卫才捏了把汗,谢恩起身。

  几个侍卫拿来牛筋绳要将那女贼绑入大牢,只见女贼面如死灰,双眼失神,还泛起了泪光,龙启连忙叫停,众侍卫都不解,面面相觑,此时金龙殿的宫人也寻了过来,他们担心陛下去追贼人有个万一,急得眼泪都出来了,此时见龙启无恙,连忙跪请龙启回寝宫。

  龙启则和其中的掌事耳语了几句,吩咐他去办点事,那掌事严词拒绝,按照宫规,龙启夜间是不能离开寝宫的,现在已经坏了规矩还要他去办事却是万万不能,可龙启威胁道,如果不照他说的办,今晚就逃出宫去,看他怎么处置,那掌事一下就吓坏了,虽然焦急无奈,但也不敢冒险,只好带着人下去办事了。
  龙启则和众侍卫说他要亲自审问这女贼,吩咐众人散了,侍卫们不肯答应,生怕皇上被这贼人所伤,可龙启一再坚持,他们只好犹豫着四散归位了。

  那女贼双手仍旧被个包袱皮牢牢绑住,龙启领着她去了皇宫西南角一个偏僻的御亭,那里早就备好了桌椅酒菜,烛光摇曳,而侍奉的人都撤走了。

  龙启让她坐下,她惴惴不安地看着龙启兀自倒酒夹菜,龙启想起了什么,上前帮她解开了包袱,柔和地笑道:「别担心,一起吃吧,折腾半夜,你不饿么?」说着夹起一片羊肉放入口中。

  女贼犹豫了片刻,但是桌上的美食让她两眼放光,她这三天就吃了两个馒头,身上仅有的盘缠都用来买夜行衣了,她现在实在是饿得有些头昏。而且刚刚她被侍卫捉住的时候简直万念俱灰,现在被眼前这个眉清目秀的男人带到这里,看着他在自己面前吃喝,竟觉得压力骤减,整个人都没有那么防备了。

  终于,女贼忍受不住诱惑,摘下了面纱开始大快朵颐起来,连自己面貌泄露也浑然不觉。

  那女贼摘下面纱的一瞬间龙启就惊呆了,想不到这个身手还算不错的小贼竟然如此之美,纤瘦的面庞生得清秀妩媚,五官精致秀气,姿色竟不在自己两个妹妹之下,明艳动人至极,那些女奴宫女之流完全比不了她。

  而这张大家闺秀般秀气的面孔,此时却像个饿极了的小孩子,毫不客气地享用着桌上的美味,不时地舔舔两片薄唇上的汤汁,看上去可爱极了,把龙启看得一愣一愣地,拿着筷子一动不动。

  原本吃得不亦乐乎,可片刻后,她仿佛想起了什么,匆忙拿起面纱把自己的脸遮住,惊慌失措,粉红敷面,一双杏眼急得水汽蒸腾。

  龙启笑道:「遮什么啊,朕要是想抓你,刚刚让侍卫把你带走不就行了。」
  那女贼思索片刻,才放松下来,缓缓摘下面纱,一边咀嚼着,一边呆呆地看着桌子。

  龙启问道:「恩?怎么不吃了?饱了?」

  女贼摇摇脑袋:「师父从来不让我饱食,说吃得太饱轻功施展会很难。」
  「哈哈,你都吃了这么多了,还在乎这点儿?」龙启调笑道。

  「我那是……」女贼气急,随即小声嘟囔道:「太饿了,所以忘了嘛……」
  龙启看着她那微嗔委屈的可爱模样,越发喜欢,问道:「你叫什么名字?」
  女贼犹豫了下,觉得没有危险,缓缓道:「我叫韩聆雪。」

  龙启默默念着这个名字,笑道:「好名字,今年多大了?」

  韩聆雪面带疑惑,自她懂事,从没有人夸她名字好,她满心疑问,道:「十七岁,你是皇帝?是这座皇宫的主人?」

  「是。」

  「你为什么不抓我还请我吃饭?我可是来你家偷东西的小贼啊。」

  龙启反问道:「不如你先回答朕,为什么要来宫里偷东西。」

  韩聆雪已经没有什么防备,如实道:「我家住在京城郊外不远的韩家村,村子今年遭了虫灾,一粒粮食都没收上来,存粮和谷种都被吃完了,村里人又没钱进城买粮,我就想着离开村子想办法带些钱财回去。」她面带苦色,看得龙启一阵心疼,「听说京城里富庶得很,师父又常跟我说习武之人都要劫富济贫,我就找个乞丐问这城里谁最富,他说皇上最富,又说皇上住在皇宫里,我就准备了一下,趁夜……进来偷窃了。」说到要做贼,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,低着脑袋,直把张小脸都快埋进酥胸里了。

  龙启哭笑不得,就因为这点小事竟然闯皇宫,亏得她轻功好没被侍卫抓住,不然早就绑进天牢受重刑了。

  龙启思索片刻,拉起她就走,聆雪完全不像寻常女子那样重视男女之防,只是一个劲地问龙启要带她去哪儿,还有龙启为什么不处置她?

  龙启暗笑,以后自然有处置你的时候。

  他拉着聆雪上了早就准备好的马车,吩咐车夫从西南角偏门晋宣门出宫,到了宫门口时,龙启下车吩咐大开宫门,然后让聆雪也下来,递给她一包银子。
  「你偷那些金银器皿,装个一大包还得去当铺典当,他们见是皇宫里的东西绝对不敢收的,这里面足有五百两银子,你拿去,明天在城里买足粮食然后雇几辆小车载回你们村子,应该足够度过灾荒了。」龙启像个兄长关照妹妹一样对聆雪嘱咐道。

  聆雪抱着沉甸甸的银子愣在原地,失神良久,双眼湿润道:「你…你为什么……」

  「没什么,只是朕觉得,你长得很像朕的一个妹妹,就心血来潮,想要帮你个小忙罢了。」龙启随口扯了个谎话,「对了,如果这些还不够的话,你可以于明日黄昏再来这晋宣门,朕会和侍卫说一声,只要你来,他们会马上通知朕,到时候,朕再请你吃饭给你银子。」龙启像对待两个妹妹一般温柔地对聆雪承诺叮嘱着,「已经三更了,朕不得不回寝宫了,你也快去找家客栈投宿休息吧,哦,当心别找着黑店,看你饿成这样之前应该也没住过店吧。」

  聆雪沉默许久,才红着俏脸,看着龙启缓缓道:「谢谢你,我不会白拿你的银子的,以后…我…我会报答你的。」说完就快步离开了。

  龙启失神地看着佳人消失在夜色中,笑道:「当然不能白拿朕的银子,报答…哈哈……」想着想着,龙启不觉笑逐颜开,那五百两银子是真真的不够,他还是知道如今的粮价的,就算她们村只有两百人,五百两的粮食最多能让全村人吃上两三天,韩家村离京城这么近,两个时辰就能往返,她轻功又好,想必过不了多久,就又能见到这绝色的小美人了。

               【待续】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