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【【大狗系列10】欲望城市之十里阳肠】(32)【作者:大狗(hohodog)】
【【大狗系列10】欲望城市之十里阳肠】(32)【作者:大狗(hohodog)】
字数:5987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(32)樱花CCR(上)

  看着眼前的樱花含着龟头,眼神涣散,拍拍她的脸颊,她一昧地傻笑,没几下就闭上眼睛睡了过去。

  想必也是,今天一大早从日本来到台湾,跟着幸子芙蓉姊妹俩一同游玩台北。
  没想到晚上在旅馆,莫名其妙就被台湾男人大狗给搞了,而且连屁眼都第一次被贯穿。

  想起跟入赘的老公,一年做爱没几次,而在台湾这家旅馆内,这短短四五个小时,穴内被肉棒抽插的次数跟时间都快比这几年累积还多。

  樱花不能说的秘密是,自己那个老公,其实是自己哥哥的性奴。

  没错。吉野社长跟老爸吉野会长不一样,老吉野先生玩遍女人,连自己的媳妇百合,在带球嫁进吉野家后,也曾有一段时间被他玩弄过。

  而第二代的吉野社长跟老爸不同,他从小看着老爸在欢场进出,甚至偷情时,也不避讳儿子看到。

  因此吉野先生很早就破处了,甚至不小心就把百合弄大肚子,奉子成婚。
  错乱的性认知,甚至跟龙哥蓉姊夫妻玩起了交换夫妻的游戏。

  但吉野先生不只玩女人,连男人都玩,或许是从小看到父亲对於母亲的冷落,加上父亲不正常的男女关系引导下,让吉野先生在偶然的机会里,去了第三性公关酒店,在酒精催促下,跟同性发生了关系。

  而妹妹的老公,入赘后改姓为吉野武,虽然名字里面有个武字,却从小阴柔,为了经济所需,步入第三性酒店,因而认识了吉野先生。

  碍於吉野家在大阪地区的名声,樱花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对象,在哥哥凑合下,两人结婚,做起了假面夫妻。

  大狗站起身来,看着榻榻米上,躺着三个女人,幸子熟睡着。胸前的浴衣已经敞开,露出左边的乳房跟乳头,下半身只穿着一件粉红内裤。

  芙蓉,四肢撑开,躺成大字形,胸前80E的木瓜奶往两旁垂着,大大的乳晕配着粉红乳头,而下半身是光滑一片,两片阴唇遮着粉嫩的穴口。

  樱花更惨了,体力耗尽,平常没人使用的穴口,被肉棒来回抽插好几千下,粉嫩的肉芽经不起龟头的摧残,替主人带来好几次的高潮。

  樱花无力的斜趴着,只见菊花口被大狗的肉棒给撑开,一时之间好像快缩不回来一样。

  樱花胸前95H的奶子被身体压着,往榻榻米压着。

  其实大狗自己也快有点吃不消,毕竟想着一棒三穴的闯关模式,一晚连喷了两次精,体力也几乎快要耗尽。

  大狗走向浴室,人进入浴池内,将身体泡在热水中,调整着呼吸,就这样待了半小时,体力略有恢复后才离开浴室。

  回到床铺区,三个日本女人还是熟睡着。

  大狗躺了下来,不到一分钟,就进入沉睡。

  梦里隐约觉得有人在含着我的肉棒,微微张开眼睛,只见一双像是做错事被抓到的眼神。

  「你醒啦?人家想说让你在梦里喷发说!」

  幸子吐出肉棒,一面舔着龟头,一面说着。

  「很舒服啊!你很棒!」

  我伸手摸着幸子的头发,脸庞。

  「大狗,我想跟你坦白一些事情,关於芙蓉跟樱花。你答应我不可以生气。」
  我坐起身将幸子压在底下,手指头摸着她的穴口,穴内已经湿润。

  我一面吻着幸子,同时将肉棒对着穴口,慢慢推了进去。

  「啊……人家真的有事跟你说啦!!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  「你说啊~ 我一面干你,一面听你说~ 」

  我低头在幸子耳边轻声说着。

  「人家要跟你说,其实芙蓉是我的妹妹,而樱花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的……姑姑……」

  幸子说出口后,双手遮住自己的脸,想到自己姊妹羞耻的跟同一个男人上床,最后还共谋把姑姑也拖下水来。

  「真的吗?你们是姊妹?淫荡的日本姊妹?」

  我低头轻咬着幸子的乳头,手指头用金手指催出淫水来。

  「啊啊啊啊啊啊……人家……啊啊啊啊……不是故意要……啊啊啊啊啊啊……骗你的啦……」

  幸子一面呻吟,一面说着过去的故事。

  幸子那晚糊里糊涂地在饭店里面被我搞了之后,失魂落魄的坐着计程车回到家。

  回到房间,芙蓉在房里看着书,跟姊姊叫了几声,都没有回应。

  芙蓉以为姐姐有心事,随口问了几句,幸子不小心就说出她跟今天来拜访的台湾客户中的男人上床了。

  听的芙蓉吓一跳,接着幸子说着那个男人的身材,性爱技巧,听的芙蓉不可置信。

  第二天当芙蓉知道幸子带那个男人到市区附近的爱情宾馆时,一时心痒,威胁幸子要让她见见台湾男人。

  没想到芙蓉看着自己的姐姐被那个男人压着时,莫名其妙的也兴奋起来,接着也跟着失守,小穴被他的肉棒给光临了。

  等大狗回台湾后,姊妹两人睡前常常谈论起那两天的荒唐事,但越讲,就越想再跟大狗做爱。

  终於等到夏天,趁着假期来到台湾,只是姑姑樱花竟然也说日本无聊,想要来台湾。

  两姊妹讨论之下,就是让姑姑也沦陷在大狗的肉棒之下,往后自然成了同一国。

  「你骗我这么久,我要惩罚你。转身跪着。」

  幸子看着大狗脸带严肃,乖乖地趴着,双手撑开自己的臀部……

  幸子心里大概也知道大狗想要做什么了,毕竟昨晚看到樱花在高潮之际,后面的屁眼被大狗那根肉棒给挤了进去。

  「果然是幸子,知道主人想要处罚你什么!!」

  吐了口水在龟头,手指头从幸子穴口沾点她的淫水到菊花口。

  握着肉棒,龟头抵着菊花,用力一压,龟头慢慢没入菊花洞。

  「一爹……一爹……啊啊啊啊啊……」

  等肉棒进入三分之一后,我藉着重力往前,将剩余的肉棒全部挤进幸子的菊花洞内。

  伸出手往前抓着她的胸部,同时将肉棒往外拉,再往内挤进。

  幸子闭上眼睛,感受着菊花洞被大狗肉棒抽插的感觉,经过几分钟,肛门似乎也适应了肉棒的抽插。

  「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啊……大狗,人家想要插前面……啊啊啊啊啊……」

  我想既然都剪綵了,目标算是达成了。拔出肉棒,重回幸子的穴,龟头在湿润的穴内,显得如鱼得水。

  往内挤到最深处,拉出又刮着一颗颗的肉芽,让肉芽冒出淫水往穴口流,不到几分钟,幸子已经脸颊出现红晕,满足地傻笑着。

  原本灰暗的天空,慢慢亮起。夏天早上五点就天亮了。

  我起身替幸子盖上被子,挺着肉棒走到浴室,在浴池内看着天。

  不知道是昨晚旅游太累,还是穴穴被干,全身体力透支,三个日本女人竟然就这样睡到八点还赖床。

  逼得我只好使出金手指起床号,一个一个叫起床。

  好笑的是三个人醒来第一件事情,竟然都是用手遮着脸,然后跑进浴室,关起门来。

  过了几分钟出来时,脸上已经化好妆,头发梳整齐了。

  四个人穿着浴衣,到餐厅用餐。餐厅里面有台湾人、日本人也有欧美人士。
  吃过饭后,回到房间。问问三人今天想去哪里玩。

  幸子说要跟樱花去找爸爸的朋友,我一听就知道樱花是要去拜会龙哥。
  芙蓉则是说要去找已经毕业的大学学姐,晚点没计画。

  於是我们四人一同开着车到市区,让三人下车后,我回到宿舍。

  趁着有时间,把髒衣服整理,丢洗衣机,然后打了一壶良咩特调的精力饮,补充一下昨晚的耗损。

  斜躺着听着音乐,抽着小雪茄,人放松了睡着了,直到手机响起。

  「大狗先生,我听学姐说你们这边九份很好玩,可以开车载我们去吗?」
  电话那头芙蓉用着简单的日语跟英文,我看看手錶,时间已经下午两点了,没想到一坐下来,就睡了快三小时。

  穿好衣服,开着车到行天宫附近接她们。

  芙蓉先上车,接着是两个女生上车。两人身高约在160公分左右,胸前……看起来大概B- C罩杯而已。

  两人跟芙蓉一样穿着轻松的上衣,短裤,凉鞋,露出白皙的大腿跟小腿。上半身穿着薄博的外套遮阳光。

  两人一人留着长发一人短发,脸蛋看起来清秀,长发的有带着眼镜,带着浅浅的微笑,跟我打招呼。

  看着两人坐进车内,总觉得好像哪边见过面。算了。

  车子出了市区,往瑞芳九份方向前进,虽然不是假日,但也是台湾的暑假,所以九份老街还是不少观光客。

  四人在九份老街吃吃喝喝,走走停停,三个女生在景点到处拍照,我乐得轻松。

  离开九份,我带他们去金瓜石,看着名的汽车公路,阴阳海。

  好笑的是,芙蓉似乎没有跟他们说我是台湾人。可能以为我是在台湾工作的日本人,混血儿之类的。

  从三人交谈中,或是两个台女互相用中文交谈中,我才知道原来这两个女生是芙蓉在学校的学姐,两人曾经以交换学生身分到日本念书两年。

  两个妹子就这样一路上用日语跟英文跟我交谈,还好本人英文比日文好。
  接着又绕到三芝、金山渔港,原本想要从淡水回台北,突然芙蓉说想要回饭店了。

  我以为哪个人不舒服,原来芙蓉邀他们去饭店泡温泉,趁着姊姊跟姑姑不在。
  经过一小时的车程,回到饭店停车场时,三人都已经睡着。

  叫醒她们,回到房间后,我自己去开了冰箱,拿了啤酒止渴。同时也给三个女生各一瓶。

  果然在太阳毒照下,大家都需要啤酒。而三个女生似乎喝开了,每个人都连喝了两三瓶。

  「你们要不要泡温泉啊……」

  微醺的芙蓉对着学姊说,然后当着大家的面脱了上衣跟短裤,身上只剩花花的内衣裤。

  「泡就泡,怕什么?」

  长发眼镜妹,像是醉了。站了起来,解开衬衫的釦子,一把脱掉上衣,只剩黑色的胸罩,然后走进浴室。

  「她好像有点喝太多了,不好意思!」

  另一个没戴眼镜的短发妹对我说抱歉。连忙上前去扶着她。最后还小心的关上浴室的门。

  我躺在榻榻米上看着电视,喝着啤酒,过了几分钟后,只见玻璃门打开,全裸的芙蓉站在门边。

  「大狗,你在看什么电视啊!一起进来泡温泉啊!」

  芙蓉叫我,眼看我不想动,乾脆走到我身边,拉着我的手,把我拉进浴室内。
  进到浴室内,只见两个妹子早就泡在浴池内,看到我进到浴室,下意识地将身体浸到水里,只剩上半球些微露在水面之上。

  长发妹已经摘掉眼镜。

  「快!我帮你沖水。」

  我站着芙蓉三两下就把我的衣物脱光,只剩内裤。

  眼角余光可以看到两个台湾妹虽然撇头过去,但其实也在偷看。

  「内裤脱了喔!!」

  芙蓉一面脱一面说,脱就脱,干嘛讲解?难道是讲给那两个学姊听?

  「坐下坐下,帮你抹肥皂。」

  芙蓉跪在我背后被我抹肥皂,藉机抓着肉棒套弄着。等她帮我沖完水时,肉棒已经被她玩到坚硬无比。

  芙蓉一溜烟就进入浴池内,到学姊旁边。

  她在学姊耳旁讲了几句,两个人不好意思地笑了出来,回头看了我……下半身一眼。

  我故意放慢动作,慢慢走进浴池内,虽然有用小毛巾礼貌性遮掩着肉棒,但还是一览无遗。

  泡了几分钟,四人用着中英日语交谈,似乎也比较松懈了一些。

  只见三个女人的胸部偶尔会浮出水面,果然没错,两人的胸部比起芙蓉的大奶子,小号了许多。

  两人胸前大概都只有32C大小,乳头跟乳晕都略带点淡淡褐色。

  四人在温泉池内聊开了,当然啤酒一罐接着一罐,三人脸上都带着红晕。
  「这男人的老二怎么这么大啊~ 看起来比我现在男友还长。」

  长发妹手遮着嘴对着短发妹讲,短发妹点点头。

  「他下面那根比我交往过的男人都大,除了成人片看过外,第一次亲眼看到勃起后这么大根的。」

  短发妹也讲出自己的经历。

  「听芙蓉说,她要来台湾时,刚好在机上遇到她朋友,这个男人要来台湾办事,所以邀他一起玩。」

  短发妹摀着嘴撇头对着长发妹讲。

  「难怪,我记得芙蓉的男友是个身高跟他差不多,胖胖的男生,芙蓉以前都嫌男友除了体贴外,肉棒根本不够她用。看来芙蓉跟他是炮友。」

  长发妹抿着嘴对短发妹讲。

  「你们在乱讲什么啊!在讨论他的肉棒对不对,你一定很想要被他……」
  芙蓉也略懂一些中文,大概听出几个关键字眼,用日语讲着,同时向两人泼水,三人开始互相泼水嬉闹。

  但是浴室内的温度跟湿度实在没法待太久,四个人陆续穿着浴衣走出浴室。
  原本我躺在榻榻米上看着电视,眼睛都快闭上了,突然芙蓉叫我。

  「大狗,你坐在这。等一下,我们三人要比赛谁比较厉害。」

  芙蓉比着榻榻米上的小矮桌,要我坐在矮桌上。

  等我坐上去后,她拿着一条毛巾绑住我的眼睛。

  「你很幸运,我学姊想要舔看看你的肉棒,所以我们故意玩小游戏。」
  芙蓉偷偷在我耳旁说着。

  「我们以前一直在比较谁舔男人的肉棒功夫好,但是没法证实,刚好今天有机会就麻烦你了。」

  长发妹用的英日文夹杂跟我解释,眼睛却老实的往我下体看过去,浴衣的缝隙处只见龟头跑了出来。

  「现在是一号。时间一分钟。」

  芙蓉发号施令后没多久,一双热热的手,握着我的肉棒根部,她的嘴巴张着轻含着龟头,然后慢慢将龟头吞进嘴里,舌头在口腔内来回的刮着龟头。

  这个一号,舔肉棒的技术一般般,看起来也常常或是习惯舔男人肉棒了。
  「时间到,换二号。一样一分钟。」

  二号一张嘴,就把我整根肉棒含进嘴里,龟头一下就碰触到咽喉位置,她马上吐了出来。

  含进嘴里后舌头拼命的舔着龟头冠缘。

  这个是芙蓉替我舔肉棒的习惯。那第一个是谁?莫非是那个较为开放的长发眼镜妹?

  「最后是三号。时间一分钟。」

  只是喊了之后,坚挺的肉棒一直没有被含,在缺乏刺激下,慢慢消软。
  「去啦去啦!!你不含怎么可以。」

  虽然压低声音,但听得出来,是长发眼镜妹的声音。

  果然没错,这两个台湾妹色心比较大的是那个长发妹,看来等下有机会搞她。
  「失礼了。」

  听到短发妹用日文讲,手握着肉棒,稍微套弄几下,然后嘴慢慢将龟头舔着,然后吸着龟头,再将肉棒吞进嘴里。

  嘴巴含舔肉棒的同时,她的手还会摸着阴囊,或是用手指头套弄肉棒根部。
  没想到这短发妹舔肉棒的技术这么好,跟芙蓉不相上下。看来历任男友教的不错。

  我忍不住出手,摸着跪在双脚之间的短发妹胸部。

  她吓了一跳,原本想要缩回身体,但在我手指头快速揉捏下,乳头快速站立起来。

  「呜呜呜呜呜屋……呜呜呜呜呜……」

  趁着短发妹将整根肉棒快含进她的嘴里时,我伸手循着她的背,摸到臀部,接着手指头碰触到菊花后,半截指头已经插进穴口。

  「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……」

  短发妹嘴里含着陌生男人的肉棒,没想到这男人的手突然摸了自己的胸部,在他大大手掌的揉捏下,胸部马上有了感觉。

  只是原以为他摸胸部而已,没想一下子手就摸到自己的穴口位置。要命的是,指头碰触到阴蒂位置,若有似无的撩着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